图画思维与美术素养

作为一个能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需求,能应对人际交往和社会变化,有知识、有能力,有品格的完整的人,“美术素养”至关重要。

首先,我要强调“素养”而不是“素质”。素质教育的概念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提出至今已近30年,素质教育的目标是培养素质全面发展的“人才”,成才当然重要,但我想,成“才”应先成为“人”。所以我提“素养”,提“美的素养”。我认为美的素养是一个完整的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梁启超说过:感受美,爱美,是本能,是人人都有的,每个人都拥有感官,如果不常用,自己的感官就会麻木,一个人麻木,那人便成了没趣的人。个个麻木、无趣则一个民族麻木、无趣。无趣的人、无趣的民族一定会缺乏活力、创造力。哲学家罗蒂(RichardRorty)在他的《后哲学文化》一书中说道:“所谓人类的进步,就是使人类做出更多有趣的事情,变成更加有趣的人”。“美术素养”教育就是让我们在修习涵养中使感官不麻木,保持敏锐的感受力;使手脑不麻木,具有思考、表达、创造的能力;使生活不麻木,时时感受趣味、创造趣味。教育的目标首先是创造一个完整的人,一个有生活能力的、爱生活,会生活的人,再谈这样一个人能成为一个什么方面的的“才”。

其次,我认为传统的美术教育在认识方面有两个偏颇。一是认为“美术”是“特长”,是某一类人特有的天生禀赋,故大多数人不需要,这导致很多接受过完整基础教育的孩子根本没有美术素养,而原本有爱好的孩子经过各种“特长”班的洗礼、考级的折磨后,变得兴趣全无,能坚持下来的凤毛麟角。其中一些“凤毛”和“麟角”们往往是在父母亲人众星捧月、各种呵护与期望中前行,各种特权的无条件享用造就了一批极端的利己主义者。二是认为美术是“术业”,“术业”可专攻,是可以通过日复一日的临摹和重复训练提高的“术”。对美术的认识停留在“画画”上,而且停留在画得像就是画得好这样的对美术的狭隘见解上。这一关于“术”的认识导致很多家长认为美术是差生可以通过重复训练考上大学的捷径,一时间,美术考前班风起云涌,比比皆是,艺考大军浩浩荡荡,但艺术院校的优质生源却没有随着考生人数的增加而变多,相反,越来越速成的考前班教育使进入专业学习的孩子本应具备的美术基础良莠不齐,兴趣爱好真假难辩,专业学习痛苦异常。这种对“术业”的认识,让原本在传统应试教育之外的美术教育成了另外一种“应试”。

为了推行素质教育,2011年颁布了新课程标准,对美术课有了具体要求。2011版的新课标现在看来依然是理想状态, 因为师资(据2016年4月北京师范大学和中央美术学院联合做的国内中学美术教育调查显示多数学校美术教师与学生数量的比值在1:500以下)、教学条件等多种原因美术课的开设比率依然很低,而已开设的美术课程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类:

一、偏重美术史与美术欣赏等知识的讲解,练习与实践的安排少,美术课更像历史课。被动接受多,主动思考少,这其实是我们现在很多课程的通病。

二、美术课成了兴趣课,过分强调孩子的参与感,将课程娱乐化,上课貌似活跃,实则上了个热闹,课程含金量低。

三、以美术老师的擅长与能力为导向,以偏概全,单线条引导,忽略孩子的个性发展。受师资条件限制,各学校要不没有美术老师,有的话数量也非常有限,不可能有各个专业方向的师资,课程设置以老师为主,势必内容单一。

四、注重技法的教授,重视“术”的训练,忽视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发现和培养。基于传统的美术教学,将大量时间放在描摹物像上,认为画好画像就是美术,而不鼓励孩子的好奇心,不关注发现孩子的美术天赋。

美术素养重点在“养”,什么“养”?如何“养?“养”成什么?非常重要。正如营养的均衡才能身体健康,“养”首先要配置合理。基础全面的课程内容设置是全面营养的保障。每个学生都具有学习美术的潜能,都能在自己的潜质上有所发展,课程设置要面对全体学生,涵盖视觉艺术的多种形式。营养还要易于吸收,主动教不如主动学,课程设置要激发、鼓励学生的好奇心,引导兴趣。“养”的过程也许最重要的不是如何“培养”,而是让学生学会自我修习涵养,通过体验的过程掌握修习的方法,发展自己的学习能力,实践各种艺术表达方法,在良好的氛围与环境中,利用各种现代科技手段拓宽视野,提供更具形式感,更符合美的标准的课程,让学生在课程中不自觉的感受领悟。一个人的审美能力、形式语言表达能力、创造性的思维能力、创新精神是在美术的体验过程中,通过丰富的视觉、触觉经验,让手脑处于不麻木的状态,始终保持有趣的前提下养成的。我们的课程最终是为了让学生养成:感觉“美”和用“美”表达的能力,“创造性”的思考方法,“创新”的思维和习惯。


民国时期,一批大学者、大专家如蔡元培、朱自清、叶圣陶、丰子恺等,因深感“少年强则中国强”,倾注心血编纂“小课本”,今天,我们动员国内外一流大学、美术专业院校的各领域专家学者加入编写系统的基础美术素养课程,集合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北京师范大学、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等专业院校大专家的力量,为小孩子的大美术基础做贡献,希望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让我们的孩子在基础教育时期接受良好的美术素养教育。